图片展示
搜索

指南 囚禁?欠2.1亿不还?宝宝树前高管再撕复星

发表时间: 2023-12-27 16:19:32

作者: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浏览:

本文由无冕财经(wumiancaijing)原创发布

作者:方斯嘉

编辑:陈涧

设计:岚昇

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“三天三夜”,受到人身威胁及诬告陷害……


12月22日,微博账号@徐翀_Bill自称为宝宝树集团前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徐翀,他发了一封约4500字的公开声明,控诉复星集团、宝宝树等各方对他的“伤害”。


徐翀在微博上发布的“严正声明”截图。


网友在底下评论,“比电视剧还电视剧”。


在今年4月20日前后,#高管被曝免职后手持长剑强行攻入办公室#的词条登上微博热搜榜,起因是,徐翀突然被撤职,并与公司其他高管僵持了三天。


直至年底,徐翀再度澄清称,僵持并非主动,而是被封锁了三日。


这段高管被罢免的罗生门戏码,上演了近一年,卷入其中的复星,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?



公司欠他2.1亿?


“虽然我在跨境资本市场打拼20多年,可能还是经历太少了,‘运气太好’在加入宝宝树之前,从来没有遇到过复星集团和王怀南这样的人和组织。”


在微博的“声明”中,徐翀指责复星集团对自己和团队非法限制人身自由、人身威胁及诬告陷害,并称复星集团扬言干扰司法,气焰嚣张至极


公开资料显示,徐翀生于1975年,毕业于南京大学,2001年7月取得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硕士学位。他曾任中视金桥CFO、华康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兼CFO、找钢网CFO。


徐翀2014年10月担任宝宝树执行董事、CFO,任职期间,宝宝树进行了多轮融资,并于2018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。


从资历上看,徐翀是宝宝树的老将之一。


他曾十分看好母婴赛道,2020年接受大公网采访时说,“基于投资者的视角,我找到看好的行业和生意。近四万亿规模的母婴赛道坡长雪厚,而宝宝树集团作为母婴行业的头部企业,有着领先的用户口碑和流量规模。”


在面对疫情冲击时,他说,“作为公司CFO,我对一个企业安全性的要求是,一个企业至少能抗两次今年这样疫情的风险,按照这样的原则来规划和布局我们的资产结构。”


这样一个对企业“指点江山”的角色,在短短3年之后,却与在职公司成为敌人。


今年4月,一位网友在社交平台发布内容称,这位CFO拒绝与新任CFO交接,“公司要求他离开办公区,他提着一把长剑,强行攻入了自己的办公室,把自己锁在办公室3天,不交接就是不交接。”


虽然该网友并未指出当事人名字,但大部分媒体将其默认为徐翀。


网络上曝出的徐翀停职通知,图片来自脉脉。


据财新报道,徐翀得知自己被免职的消息非常突然,因此一直将自己反锁在办公室内,拒绝交出公司财务章、支票簿,也拒绝更改银行授权签字人权限,不进行任何交接。


在近期发布的“声明”中,徐翀回应称,并非自己自愿反锁在办公室,而是“出不去”。


我的办公室门口站立了十几名‘黑衣人’,没有人再能进入我办公室,我也出不去,办公室电源被断,这样的情况维持了整整72小时。”


令徐翀委屈的,还不止突然被罢免一项。他自称,目前是公司的最大债权人。


他在“声明”中提到,宝宝树集团仍欠他2.1亿元人民币本金未归还,并造成他额外损失。


他自述,“自2018年9月公司与我签署借款协议,并借给公司第一笔294万美元开始,至2022年12月,累计对公司借款的美元和人民币合计百笔左右。公司自2019年小额还款开始,至2023年初,累计还款几十笔。”


他指出,在2021年底,峰值达到3.4亿,令他个人资产流动性非常难受。而在今年被罢免时,公司欠他的资金余额为2.1亿


“我是对宝宝树公司付出最多的人,没有之一,也是以一种肥皂剧的方式被离开宝宝树的人。”既是老将,又是最大债权人,突然被罢免,徐翀怨气难消。



遭大股东排挤?


对于徐翀的控诉,宝宝树在12月23日发表声明称,“经调查,该员工(指徐翀)系不满公司此前对其的职务罢免行为,故散播谣言以泄私愤。”


宝宝树发布的声明。


在公司的描述中,徐翀是另一番模样。


4月11日,宝宝树发布公告称,因董事会对首席财务官徐翀表现并不满意,决定免除其董事、首席财务官、薪酬委员会成员等一切职务,即时生效。


上述网友爆料指出,徐翀有“把持公司财法系统”“排挤老员工”“换亲信”等劣迹。但徐翀认为,此番指控均是由复星散播。


宝宝树也曾对徐翀的工作方式提出异议。据4月17日发布的《补充公告》,宝宝树集团表示,徐翀曾在资金充足的情况下,不合理地暂停支付员工工资,并在本年度期间拒绝及时批准多家供应商的应付款项。


从更深层的原因来看,是新管理层与旧管理层在企业治理上的矛盾。


宝宝树是由有“谷歌中文之父”之称的王怀南于2007年创办。2016年,复星集团联合晨山资本、好未来共同参与了宝宝树D轮30亿元的融资。此后,复星多次增持,于2019年10月,取代王怀南,成为第一大股东。


徐翀于2014年10月担任宝宝树执行董事、CFO,早于复星系加入宝宝树。


在IPO时期,徐翀更多是以“财务大臣”的角色出现,答复相关财务问题。直至2018年,宝宝树顺利上市,成为“母婴第一股”。当时在港交所敲锣的有两个人,一个是创始人王怀南,另一个便是徐翀。当时的徐翀,可以称作宝宝树的二把手。


直到2019年,宝宝树管理层出现“大换血”,复星向宝宝树派驻了管理层。


公司的两位创始人也有淡出迹象,先是传出王怀南套现出走的消息,后有联合创始人邵亦波将2000万股宝宝树集团股票转让给复星国际,让复星成为第一大股东。


王怀南数次辟谣称不会离开宝宝树,但他已经开启了新事业,新方向是米茶科技,一家瞄准“银发经济”的公司。


在今年4月,为徐翀宣读罢免材料的人就有王怀南,想必二人早已分道扬镳。


徐翀不像王怀南,他仍寄情于宝宝树。有传言称,徐翀以公司为家,长期住在办公室,寄情于工作。不过也有说法是,徐翀是在熬夜炒美股。



真相到底是什么?


长期以来,徐翀对大股东复星一直心存不满。


徐翀写的一篇“反思长文”在社交平台流传。文章称,步入“复星集团委派管理时代”后,宝宝树年均亏损4.6亿元,累计亏损近20亿


上市后次年,宝宝树的营收和利润出现断崖式下滑,让投资者瞠目。


宝宝树2019半年报显示,公司营收下滑严重,同比下降40.9%,净亏损9834.2万元,而上年同期则增利1.22亿元。


对于亏损原因,宝宝树的说法是,国内市场经济环境持续下滑带来的广告客户预算收紧,电商系统整合后需要时间培养用户,以及进一步增加营销开支。


也有声音推测,原因出于战略失误,宝宝树将原有电商业务移步阿里的电商平台,可自用的流量被引走。


在宝宝树业绩大跌之时,海豚智库电商分析师张奡就指出,宝宝树的局面也不是一蹴而就的,其一产品内容不够内核,影响用户黏性和变现;其二放弃电商业务导致高管离心,业绩下滑;其三新战略并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,这些皆导致了宝宝树现在的局面。


直到近期,徐翀曝出,宝宝树利用“结构单”上市的消息,外界出现了另一种猜测——上市报表是否存在水分?


“由于公司融资订单认购量不足,公司数名主要董事决议(主要决策人为复星委派非执行董事陈启宇、王长颖,公司执行董事兼董事长王怀南)采取‘结构单’的方式扩大IPO发行规模。”徐翀强调,“结构单”是复星系等人的决策行为


该“结构单”是与一家名为尚乘环球市场有限公司(简称AMTD)的投资机构约定,先以7000万美金认购宝宝树上市发行订单,而上市之后,当天宝宝树便会将全部7000万募集基金以委托理财形式“归还”AMTD。


简单来说,就是以资金循环的方式扩大上市规模,并将这笔资金计入理财项。


今年8月,宝宝树回应称,“公司调查未证实当时董事会(除爆料人外)与尚乘环球(现已改名为orientiert XYZ Securities Limited)以及任何中科创系实体,达成采取所谓‘结构单’方式扩大上市发行规模的特定安排。”也就是否认了徐翀所指“结构单”的事件。


到底是徐翀给复星系泼脏水?还是复星系不愿承认事实?外界不得而知。宝宝树投资者们已经逐渐失去了耐心,截至12月底,宝宝树已停牌约7个月。停牌前,宝宝树的市值仅为4.4亿港元。


指南 囚禁?欠2.1亿不还?宝宝树前高管再撕复星
曾手持长剑强攻办公室的宝宝树前高管,几个月后再爆料称,自己当时被锁在办公室三天,门口站了十几名“黑衣人”,办公室电源也被切断。
长按图片保存/分享

热门文章

每周人物

图片展示

版权声明

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,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。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、复制、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。

粤ICP备19143347号-1

 

联系我们

地址: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

邮编:510000

咨询电话:020-89562149


 

关于我们

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,奉守专业主义,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,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,深度调查,一手原创采写,只为“互联网+转型,创业,投资”案例发声!

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使用企业微信
“扫一扫”加入群聊
复制成功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我知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