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展示
搜索

“大嘴”余承东,今年特别爱吵架

发表时间: 2023-12-20 15:50:41

作者: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浏览:

本文由无冕财经(wumiancaijing)原创发布

作者:方斯嘉

编辑:陈涧

设计:岚昇


这段时间,电商界最热的主播是董宇辉。科技界呢?余承东算一个。


他一句“遥遥领先”,让华为的产品深入人心。有说法是,连华为高管都说,余承东是“宣传委员”。


由于喜欢“口出狂言”,余承东一度被喊作“余大嘴”,这似乎是粉丝对这位中年男人的“昵称”。


如今,这位华为高管又在汽车圈四处怼人。眼看问界的销量上去了,余承东还没有停嘴的打算。他到底在想什么?



车圈“外行”到处怼人


今年,“余大嘴”频频出现。


3月底,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表示,无人驾驶那都是扯淡,弄个虚头巴脑的东西那都是忽悠,它(无人驾驶)就是一场皇帝的新装。


余承东不服了。在4月问界的新车发布会上,他直指:“说自动驾驶是扯淡有两个原因,或者是对行业不了解,或者是故意这样说的。”


反驳之时,也不忘为“遥遥领先”进行“带货”。他的原话是,“说这话的大佬应该是故意打击这个行业,‘遥遥领先’不是随便说的,只有做到了才能吹牛。”


有意思的是,问界销量越好,余承东吵得越凶。


据乘联会数据,今年1-8月,问界M7的累计销量仅为7936辆,平均月销量不过千。直至9月下旬,新款产品问界新M7系列车型发布之后销量出现明显增长,甚至月销过万。


11月初,余承东又和同行“吵”起来了。


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提到,“友商讲了AEB(指汽车自动紧急制动系统),我认为99%是假的,它就是造假。”何小鹏抨击同行称,把客户当小白鼠是不对的,“我在汽车行业里干了几年,是不太愿意这样的。但是我们一定会把AEB干得更好。”


虽然何小鹏没有明确点名问界,但外界大多认为,他是“针对问界新M7大定用户的调查结果,很多人都愿意为AEB买单”作出回应。


余承东又不服了。他说,“连AEB是什么,居然有车企的一把手还根本没有搞懂呢!”


余承东朋友圈打嘴仗。


针对余承东的言论,何小鹏反驳称,“我最近评价了一个行业乱象,结果行业没急,非行业的倒急了,不知道他急什么。”


直指余承东是“外行人”。


双方争论的AEB(Autonomous Emergency Braking)是指自动紧急刹车系统,这也是与王传福争议的“无人驾驶”的最基础一环。


“该系统可以最大限度地进行自动紧急刹车制动或使车辆减速,从而降低与前方车辆或行人发生碰撞的概率,避免事故发生。”比亚迪旗下腾势销售事业部总经理赵长江曾介绍道。


不过,余承东与何小鹏的“吵架”更像是一种造势。


一位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评论,“在没有严格测试的情况下,你不能对他们的技术作出准确的判断。当下看,其实可能都没有合适的评判标准。”


所以,这些大佬都心知肚明,吵一吵得了。


不出意外的,这场口水仗以体面的方式落幕。11月9日,何小鹏表示感谢余承东的建议,并强调误会后更容易成为好朋友。


12月初,余承东又对“懂车帝”发飙。


在《2023懂车帝冬测》约20款车型中,比亚迪仰望以85.08%的续航达成率排名第一,问界M7增程版以31.6%的续航达成率排名倒数第一。


这样的结果让余承东极为不满,怒斥“坑人的测试,误导民众!科学与严谨才是应该遵循的基本规则!”


余承东对懂车帝冬测结果表示不满。


懂车帝疑似对车企的质疑进行回应。之后,在零下40度的漠河举行冬测开放日,进行全程直播。尴尬的是,测试中,问界M7只跑了10.6KM。


与其说余承东在吵架,不如说他在变相带货。


在与比亚迪、小鹏的“争吵”中,余承东将问界与这些车企对比,无形中让问界和这些车型处于“同一位置”。这是任何一款新车,花大量公关费也不一定能做到的事。



余承东在担心什么?


余承东不惜与同行叫嚣,一定程度上,可能源自问界的销售压力。


今年上半年,问界在市场上反响平平,一度让华为众多高管烦恼不已。2月时,便有论调称,问界会是第一个倒下的主流车品牌


据赛力斯集团月度产销快报显示,今年1至8月,赛力斯汽车(主要为AITO问界系列+赛力斯SF5)销量位于低位,最低月销量为2953辆。直至9月,骤然出现反弹,从7125辆直冲20318辆。


由于赛力斯SF5销量极低,一些车媒认为,销量数约可参考为问界品牌的全部销量。


赛力斯销售数据,由无冕财经制图。


直至今年下半年,问界销量突然飙升。据长江商报,2023年10月和11月,问界M7(含问界新M7)销量分别为1.22万辆和1.7万辆,连续两个月过万辆。


销量突然增长的原因,首先是华为品牌加持。


汽车界的普遍共识是,华为Mate 60 Pro手机的上市,让华为品牌爆火。车fans创始人孙少军认为,问界新M7不是在原来池子里的水来回倒腾,而是华为mate系列巨大社会影响力,直接给池子里引入了新水


另有讨论认为,Mate 60 Pro的客群,相对高端,具有一定消费能力,能筛选出一部分问界的目标客群。


其次,是低价策略。


除了9月12日,问界新M7上市,车款从六座改成了大五座和六座等产品升级的原因外,相比老款将起售价下调4万元,24.98万的起售价被视为“加量不加价”。


虽然问界销售大增,余承东心头大石却不曾放下。


要知道,在2022年,问界也曾爆火,全年销售7.5万辆,被称为“成长最快的新能源汽车品牌”。但好景不长,问界销量2023年初上半年出现下滑。


不知是因战略变化,还是问界销量不佳,3月31日,华为内部一封《关于华为不造车的决议》的公告在网上流传,任正非强调,不能使用华为/HUAWEI出现在整车宣传和外观上。


同日,华为副董事长、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再次强调:“有些部门、个人或者合作伙伴在滥用华为品牌。紧接着,余承东下令,拆除华为店内赛力斯车涉及HUAWEI品牌所有宣传物料。


对于一直推动华为汽车事业的余承东来说,压力不可谓不大。对余承东来说,想必不希望“销量悲剧”再次发生,接连推出新产品,并参与价格战。


11月9日,华为与奇瑞合作的智界(Luxeed)系列首款车型智界S7正式开启预售。余承东说,“公司内部为这款车型的定价吵得不可开交,目前四个版本的售价都是亏损的,希望未来随着起量,成本可以平衡下来。”



口水仗背后的一盘大棋


余承东是华为内部最坚定的“造车派”。华为轮值主席徐直军曾回忆,此前华为几位董事曾就造车进行表决,只有余承东投了赞成票。


直至今日,汽车业务仍是华为唯一亏损的板块。有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,华为在汽车零部件研发上已经花掉30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200多亿元


那么,如何挽救亏损的状态呢?


单靠一个问界是绝对不够的。签下更多合作方,制造更多量产车,才能保证车BU的生存。


所以,作为华为汽车业务中,目前最为成熟的问界,是否能获得市场认可,变得至关重要。


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表示,如果新M7能成为爆款,其将为问界品牌带来更多利润和市场份额,有助于品牌的长远发展。


需要正视的一个事实是,并非每家车厂都愿意与华为合作,除非华为能开出更具吸引力的条件。


余承东也坦承,“面对一家被制裁的公司,欧美日的车企很难将华为作为主力智能化供应商,因此我们只能找国内的车企合作伙伴;李想、李斌这样的新势力车企都有自己的追求,不会选择我们;传统车企如果害怕失去灵魂的,也不会选择我们。”


首先,不愿沦为“代工厂”的车企们,都谨慎选择与华为合作。


2021年6月的上汽集团股东大会上,投资者向上汽集团董事长提问,是否会考虑在自动驾驶方面与华为等第三方公司合作。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回应:“如此一来,它成了灵魂,上汽成了躯体。”


其次,车企恐惧的是,与华为合作是在养肥一个竞争对手。


华为宣称不造车,但谁知道哪天就会改变风向,毕竟,华为当年也曾宣称不造手机。


余承东想出的新办法是,以股权合作,吸引合作方。据第一财经,新公司设立时,华为会将相关知识产权注入新公司,而新公司成立后,自主产生的知识产权归新公司所有。这从一定层面上解决了过往车企担心的“灵魂”归谁的问题。


另据“远川汽车评论”,华为将保证对合资公司的绝对控制权,让股权占比不低于60%。这意味着,车企对“灵魂”的担忧解除了一部分,但可能不多。


11月28日,余承东在智界S7及华为全场景发布会上表示,新公司已向赛力斯、奇瑞、江淮、北汽发出股权开放邀请,并希望一汽集团加入。


现在可以看清的是,余承东接下来将对汽车业务摊开一张大网。


铺开这张网,最基础的条件是问界是否能获得认可。所以,余承东疯狂维护的,不单是问界,还有华为汽车业务的未来。

“大嘴”余承东,今年特别爱吵架
被何小鹏说成汽车圈“外行”的余承东,“大嘴”本色不改,四处吵架怼人,华为的汽车业务日渐风生水起。
长按图片保存/分享

热门文章

每周人物

图片展示

版权声明

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,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。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、复制、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。

粤ICP备19143347号-1

 

联系我们

地址: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

邮编:510000

咨询电话:020-89562149


 

关于我们

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,奉守专业主义,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,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,深度调查,一手原创采写,只为“互联网+转型,创业,投资”案例发声!

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使用企业微信
“扫一扫”加入群聊
复制成功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我知道了